当前位置 中国电子烟网 电子烟新闻 正文 下一篇:

法律不能为烟草利益“留口子”

  即将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三审的《广告法(修订草案)》,规定可在烟草制品专卖点室内发布烟草广告,烟草制品生产者亦可向销售者发送烟草广告。“对于烟 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只要留下一个口子,烟草业必然千方百计冲决堤坝,使烟草广告成为滚滚洪流。”对于零售终端不限制烟草广告的方案,全国人大代表、江苏 省盐城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沈进进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烟草广告必须全禁
“如果烟草零售点不能放在禁止之列,禁止烟草广告和促销将流于一句空谈。”沈进进说,当前烟草业利用法律漏洞或监管空白,大肆进行烟草广告和促销,特 别是烟草零售点。此外,烟草企业还假借“社会责任”为名,赞助教育、体育、文化和其他事业,实质是在进行烟草营销,诱使更多人吸烟。
烟草制品专卖点包括专卖店、形象店、示范店、超市、商场、食杂店、便利店、报亭等各类公共场所。目前,全国的烟草零售点有540多万个,且这些零售点密集分布于学校周边。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陇德说,我国1994年制定的《广告法》规定的禁止烟草广告的范围仅限于“广播、电影、电规、报纸、期刊”5类传统媒 介和影剧院等4类公共场所。因此,多年来不但烟草户外广告、变相广告远未能禁止,且随着互联网、移动网络等新兴传播媒介的出现和迅速普及,烟草广告、促销 日臻泛滥。
沈进进说,在《广告法(修订草案)》二审稿的列举中,扩大、增加了所禁止的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地点以及所允许的烟草广告需要满足的条件。然而,二审稿虽有进步,却仍未能跟上法律和实践的发展需要。
“如果这个口子一开,将为工商管理部门执法带来无数矛盾。因为《广告法》禁止了室内、室外公共场所的所有烟草广告,但烟草专卖点是公众可以进入的公共场所,且无处不在。”沈进进说。
如今,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我国已生效9年。其中第13条明确要求,各缔约国应在《公约》生效后5年内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下转第2版)(上接第1版)
对此,代表委员纷纷表示,禁止烟草广告最佳也最有效的方法,只能是明确“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不能留有任何余地。
王陇德提出,在“全面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的前提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还应增加以下内容:禁止户外设置烟草广告;禁止利用烟盒包装做 广告;禁止烟草企业以支持慈善、公益、环保事业或企业社会责任的名义,或者以“品牌延伸”“品牌共享”等其他方式进行烟草广告宣传和促销;禁止烟草企业以 任何形式冠名,进行烟草广告宣传和赞助活动;电影和电视剧中不得出现烟草的品牌标识和相关内容,不得出现不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的吸烟镜头。
■控烟立法要走出“画饼”困境
据了解,虽然《公约》在我国已生效9年,但履行《公约》的法律保障环境仍旧缺乏。《公约》第8条明确要求,缔约方应采取立法等措施以防止在室内工作场 所、公共交通工具、室内公共场所等接触烟草烟雾;第11条要求烟草包装采用带有图形警示的标识;有关条款明确规定应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烟草的危害。但到目前 为止,我国还没有制定全国性的无烟环境法律法规,尽管部分省(市)有一些地方法律法规出台,但缺乏有效监督执行。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所副所长杨金生特别关注二手烟问题。他建议,国家层面首先应尽快出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明确什么是公共场所,实行刚性执法,将控烟工作与机关事业单位年终考核挂钩,与单位一把手政绩挂钩,对控烟不利的单位实行一票否决。
记者了解到,目前除学校、医院、政府机关以外,企业单位、旅游景点、公园车站、公共交通工具、体育场馆、商场宾馆、餐馆酒店等公共区域仍未作为重点场所开展控烟工作。
据悉,截至2014年年底,我国已有16个城市立法控烟,覆盖近1/10人口。杨金生认为,从国家层面立法控烟的时机已经基本成熟,他建议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列为国务院一类立法计划,尽快颁布。
此外,由于缺乏执法主体和监督环境,有法难依也是我国控烟工作面临的一大困局。据北京市爱卫会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该市控烟面临监督执法人员严重不足 的情况。“市爱卫办只有1个人在管控烟;各区(县)爱卫系统管控烟的都是兼职,实际上只有半个人。”北京市常住人口中,15岁以上吸烟者有188万人,与 此相对,监督执法力量只是杯水车薪。
沈进进指出,从实践执法情况来看,控烟立法法律实施效果非常差,执法不严的现象非常普遍。公共场所经营者、管理者对违法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多地 方十几年来没有开出一张罚单,执法难成为阻碍控烟工作前进的又一大难题。他提出,控烟立法要走出“画饼”困境,应当多措并举,公共场所的拥有者、经营者等 单位和个人,必须顾全大局,减少部门利益,形成执法合力。

文章来源:电子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hdye.com/216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1. “I haven’t seen you in these parts,” the barkeep said, sidling over and above to where I sat. “Name’s Bao.” He stated it exuberantly, as if low-down of his exploits were shared by settlers around assorted a verve in Aeternum.

    He waved to a unanimated keg hard by us, and I returned his gesture with a nod. He filled a field-glasses and slid it to me across the stained red wood of the bar in the vanguard continuing.

    “As a betting houseman, I’d be willing to wager a adequate portion of invent you’re in Ebonscale Reach for more than the swig and sights,” he said, eyes glancing from the sword sheathed on my hip to the bend slung across my back.

    https://images.google.co.vi/url?q=https://renewworld.ru/otlichie-new-world-versii-deluxe-i-standart-edi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