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比Xiang 烟更毒?



 

导读:电子烟是否比香烟有毒?随着禁烟令的出台,商家们想到用电子烟解决人们的抽烟问题。到底电子烟是否健康呢?看看健康专家们的意见。
中国电子烟资讯消息:健康专家表示,烟弹里的尼古丁含量并非一成不变,分为高、中、低等浓度。尼古丁是产生烟瘾的主要原因,它会使吸烟者产生快感,自然成瘾。销售商将电子烟包装成无公害的戒烟产品,其原理是逐步降低烟弹中尼古丁的量,帮助烟民摆脱对尼古丁的依赖,实现戒烟。对此制造商表示,电子烟中没有普通香烟的焦油、悬浮微粒等有害成分,比传统香烟健康。但德国联邦健康教育中心主管伊丽莎白·波特博士对此持否定态度。根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研究电子烟的一位专家此前曾表示,制造商为把烟弹中的液态尼古丁蒸发出来,使其产生吞云吐雾的效果,就在其中添
国外反吸烟运动的盛行,使得电子烟在欧美各国走俏,这几年更通过诸如海淘等各种渠道进入国内,尽管价格不菲,但还是吸引不少既想过烟瘾、又不想受尼古丁侵害的烟民。不过,虽然生产商称这种产品不燃烧,让旁人无需忍受难闻的气味,功效与普通烟相似,能提神、满足烟瘾,同时有戒烟作用,但它还是遭遇欧美国家政府的“封杀”。健康组织表示,电子烟对人体所造成的危害。可能比传统香烟还要大。
电子烟外形与普通香烟相似,是一种能够把尼古丁溶液汽化成雾气的装置,通过模拟抽真烟,给吸烟者带来刺激感。它由锂电池(可充电)、雾化器(加热元件)、烟弹(通常看到的烟嘴)等元件构成。为了让电子烟产生蒸汽,烟弹里通常装有丙二醇或甘油(又称丙三醇)或聚乙二醇400等溶剂,与尼古丁、浓缩型香味剂(如香草、巧克力)的混合液体,溶剂是可以溶化固体、液体或气体溶质的液体,液态尼古丁可溶于溶剂。
健康专家表示,烟弹里的尼古丁含量并非一成不变,分为高、中、低等浓度。尼古丁是产生烟瘾的主要原因,它会使吸烟者产生快感,自然成瘾。销售商将电子烟包装成无公害的戒烟产品,其原理是逐步降低烟弹中尼古丁的量,帮助烟民摆脱对尼古丁的依赖,实现戒烟。对此制造商表示,电子烟中没有普通香烟的焦油、悬浮微粒等有害成分,比传统香烟健康。但德国联邦健康教育中心主管伊丽莎白·波特博士对此持否定态度。根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研究电子烟的一位专家此前曾表示,制造商为把烟弹中的液态尼古丁蒸发出来,使其产生吞云吐雾的效果,就在其中添加了大量丙二醇,作增湿剂。丙二醇最多可占到烟弹内液体含量的90%。“该物质易刺激呼吸道,进而引发一些急性症状,对健康的危害可能比传统烟还要高。”
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曾于2008年9月就“电子烟”发表公开言论,称尚未掌握科学证据证明电子烟是安全有效的戒烟工具。世卫组织也从未认为电子香烟是一种合法的、帮助吸烟者戒烟的尼古丁替代品。面对来自健康组织的质疑,电子烟生产商纷纷改口称电子烟并非用来戒烟的工具,只是“替代香烟的消遣物”。这一避重就轻的言论,让电子烟的“好处和风险”之争继续发酵。
根据英国媒体报道,英国的电子烟用户2013年已超过100万,目前英国电子烟行业老大E-Lites每天的销量有数百支,在英国还有许多未经检验的进口电子烟品牌。这些设备不含烟草,所以不受制于烟草产品的管制规定。此外,由于电子烟在分类上不属于医疗器械,也不能按照医疗器械管理规定进行管理。
目前,电子烟在挪威、瑞士、土耳其、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巴西、阿根廷等国家已经被禁止使用。它们的卫生部门认为,电子烟不像制造商宣扬的那样健康无害,它们含有一定量的致癌物质和尼古丁,应禁止出售和消费。最近,德国汉诺威市也出台规定,禁止在公共办公场所和交通工具中吸电子烟。俄罗斯联邦委员会2月20日批准了《反吸烟法》。根据该法案,自今年6月1日起,俄罗斯将禁售电子烟。
电子烟性质特殊,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处于“三不管”(不属于医疗产品、烟草制品、毒品)的边缘化地带,相关法规含糊不清,得不到相关机构的审核。它本身仍然含有尼古丁等让人上瘾的成分,所排出的尼古丁雾气也可能影响旁人的身体健康,商家为其贴上“健康”等标签具有很大误导性。
文章来源:电子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hdye.com/8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1. “I haven’t seen you in these parts,” the barkeep said, sidling settled to where I sat. “Name’s Bao.” He stated it exuberantly, as if say of his exploits were shared by settlers hither assorted a verve in Aeternum.

    He waved to a unanimated butt apart from us, and I returned his gesture with a nod. He filled a glass and slid it to me across the stained red wood of the excluding prior to continuing.

    “As a betting man, I’d be ready to wager a fair speck of coin you’re in Ebonscale Reach on the side of more than the drink and sights,” he said, eyes glancing from the sword sheathed on my with it to the bend slung across my back.

    http://www.google.co.ck/url?q=https://renewworld.ru/new-world-kak-popast-na-alfa-i-beta-testy/

返回顶部